<<  风景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西行记之二·日月山  >>

《西行记之一·塔尔寺》

旅途往往是漫长的。跋涉山水的同时,最重要的还是内心的自省。关于曾经的,和一些即将逝去的。

于清晨时分抵达青海西宁。高海拔地区的城市,干旱少雨。空气中是冷洌的寒。事先联系了包车的师傅,他问我,先去哪里。我说,塔尔寺。

车辆在山谷平原中穿行,我还没完全适应高原的气候。只是思绪还沉浸在连日的火车长途跋涉中。恍惚间就已抵达塔尔寺。寺庙建在一个小型山谷盆地间,殿堂是随山谷伸入依次排开。而一些僧侣的寮房则依山而建,简单淳朴。格外显眼的还是那几个金光闪闪的金顶。

虽然信仰佛教,但是我的佛教知识却很匮乏。我甚至不知道塔尔寺的声誉,不知道它的过去。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寺庙而已。没有过多的追究,只是简单的逛逛而已。

记忆最深的是供奉阿弥陀佛的殿堂。我是混在进香的藏民进入的。有许多远道而来的藏民及僧侣在殿堂外虔诚地磕长头。我未曾进入殿堂,只是在殿堂外随着藏族阿妈一起转动古朴的转经桶。心中浮现仓央嘉措的诗。这一世我转动这厚重的转经桶,不未求来世,只为在这与你相遇。

寺庙坐落的山谷叫作莲花山坳。周围的山形似圣洁的莲花,把寺庙拥在花心。可是名气太大了,游客太多。我独自沿着山谷里的石路前行,试图寻找一个清净的角落。

游客如鱼贯地进入各个殿堂,有僧侣在把守各个出入口,负责检验门票。我无心进入,只是站在门外远远地观望。不想去凑热闹。很多殿堂都在修缮。我走进一个空落落的殿院,一些木材散落在走廊上。几个藏族小孩在和两个小喇嘛在玩耍。我的进入并没有打扰到他们的游戏。我在角落里安静的欣赏墙上与横梁上的彩绘图案。他们在院落里游戏。各自安好。不曾打扰。

你说,藏族人家的小孩。很多在小时候就被送进了各个寺庙学习佛法与文学以及医学。很多家庭都为能把孩子送进寺庙而感到荣耀。这是他们单纯的信仰。这让我想到了泰国等国家,很多孩子都是有出家学佛的经历,与服兵役一样。这同样也是他们的信仰。

兜兜转转间拐进一条小巷,穿过一个小门,便进入一个殿院里。我逃票进入一个殿院了。应该是弥勒院。我被殿后方转经桶墙上的壁画所吸引。虽然历史陈旧,只能依稀地辨别出画的主题,有内地的味道。可想而知这座黄教重要寺庙曾经也受汉地文化的熏陶。

你说,进去殿里参观下吧。我摇头。这是他们眼里神圣的地方,我还没有做好准备。我如果进入那和那些游客又有何区别。身边是一批批的游客,讲解员说,这是来拜佛的人磕长头的地方,像地上这些光滑的木板一年要磕断好几块,这是今年刚放上去的。我靠在柱子边看见一个喇嘛在磕长头。身边嘈杂的游客似乎都与他无关,他只是安静地拜佛。顶礼,跪下,匍匐,起来。把身体五肢与心一同贴近地面。或许,再也没有人比他虔诚。

我没有去看所谓的塔尔寺三宝。那些对于我来说,已经不再重要。说实话,如果没有见到虔诚的拜佛者,恐怕我会觉得塔尔寺是如此地糟糕。不是因为大门外的旅游纪念品泛滥,不是嘈杂的游客,不是金碧辉煌的殿宇。而是我的心,并不宁静。

从塔尔寺出来的时候。我指着远处山上那些彩色的经幡。问你那是哪里。你并不能准确地回答。我想或许是人们送别亲人的地方吧。往生的人如果送去那里,再被颂经焚化,那应该会得到安宁。

也许,那里才是塔尔寺的精髓。

 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2时07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好巧。我正打算自己去青海,就看到了你的博客。
看了你的日志,仿佛看到了自己到那儿之后的心情。
Posted by sun(http://sunnirvana.blogbus.com) at   2010-07-24 16:18:18


一路的风景,音乐很好听,是什么曲子?
 回复 A D 说:
呵呵,换了曲子了。
(2010-07-06 22:52:40)

Posted by A D() at   2010-06-28 19:36:16


什么时候,也能像你这般,浪迹天涯,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。
 回复 珊瑚 说:
独自旅行。
(2010-07-06 22:54:23)

Posted by 珊瑚() at   2010-06-15 20:22:17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