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隐者不遇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日出,日暮  >>

《也许是前世》

春季潮湿的角落里,蕨类安静地生长。

应该是夏天的景象,从高大的杨树茂盛的叶子可以判断。有个水泥坪,有个篮球架,水泥坪两侧是青砖黑瓦的两层小楼。

第一次去的时候,似乎是白天。

阳光把水泥坪照得明晃晃。我站在水泥坪上,面朝着篮球架,我走向右手边的小楼。中间有个楼梯。我径自走向二楼。左右各有两三个房间。我再向右拐。一间房间门是开的。房间比较深,似乎隔出了两间。外面一间靠左边墙摆放着一张四方桌,窗台的位置是一张长条案,上面有两个脸盆,一个红白花搪瓷的,一个是塑料的。两个开水瓶。里间是卧室。有一张床。

我走出来,在走廊上看对面的房子,几乎一样对称的建筑。一个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打盹。我想看清楚她,可是她突然太起头看向我。她的双眼,直视我心。

第二次去的时候,似乎是黑夜。

昏黄的灯光下,你在写着什么。你独自一人居住。你泡了一壶茶给我,我在四方桌边不知所措。你埋头苦写。最后,你留我过夜,似乎还煮了面条。在你狭小的床上,你从后面把我抱住。那一刻,我以为你就是他。

第三次去的时候,似乎在下雨。

我沿着楼梯往上,有很多工人在做事情。我看不清他们的脸,我在你的房外伫立着。屋子里已经没有任何家具,重新装修一新。似乎在刷绿色的油漆。墙,地板,天花板。全是绿色。

我问工人你去哪里了。 他们说你搬走了。但是我总觉得你已经离开了,估计死了。 我开始哭泣。

这是最近的三个梦。梦里的景致那么熟悉。你的容貌已记不清。从你的穿着和打扮,以及你屋子里的摆设来看,景象很像60,70年代的。或许你真的死了。我当时在梦里就这样觉得的,所以在梦里我就哭泣了。

我一直以为我住过那里,那是我在西安住过的,可是不是。一点景象也寻觅不到。后来想想,恐怕那是我前世所居住的屋子。而你,也许是我的前世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0时13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好厉害,连梦都还记得。我一醒来就只有梦里的感觉,梦里有什么一概忘记
 回复 80% 说:
只是比较奇怪的梦。
(2010-05-23 06:39:11)

Posted by 80%() at   2010-05-15 22:28:57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