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春天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隐者不遇  >>

《西安的樱花,南方的雨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时候故事只是个故事。过去也只是过去罢了。

照片是多年前在西安青龙寺赏樱时拍的。从交大步行过去的路上,有很大的粉尘。我们没有过多的言语,对于东郊那块,我比较陌生。只是偶尔会怀念小巷子里的糊辣汤和菜市场里的冻豆腐。只是依稀记得赏樱的人比樱花树还多。我无法适应嘈杂的人群,试图寻找个安静的角落。你说,走去抽支烟吧。

我跟在你的后面走到一个小院子里,整个院子相对外面的人生鼎沸,反倒有些落寞起来。你在一丛丁香花下坐下,然后抽一支中南海。我则拍摄一些照片。阳光明媚的下午,你的脸在阳光下,在花香里,格外地耀眼。

人的记忆其实是个很可怕的东西。可以记住那么细微的瞬间。在那个阳光下,就记住了你的侧脸。当然后来也忘记了你的容颜。始终想不起来我们后来去了哪里,吃了什么。又是怎么分别,如何再见的。全部都被DELE掉了。

只是记得那年的春末初下,我经常去高新区的易初莲花,在马路旁的草地上仰望天空,在那里发呆。那个时候的蔷薇也开得特别颓废,似乎之后就是生命的终结。于是整条路,整面墙都是蔷薇。我都无心看你的双眼,只是听你说,你最近在读三岛由纪夫。而我的包里却是三毛的全集。你喜欢的他最后剖腹自杀,我喜欢的她选择了自我结束生命,停止漂泊流浪的心。

多年后的春天。我在南方。潮湿,多雨,晦涩是这个南方小城的特点。无意中搜索大一个西安的男子的吉他曲,在雨夜听了一遍一遍,一曲《蓝莲花》,一曲《葬花吟》。后来在网上搜索到他的资讯。他曾在北京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组过乐团,最后还是选择回到西安。曾经的青葱岁月。一张张旧照片,那是一个梦想的记念。也许再也回不去了,也许根本无法实现。

一直无法联系上那个鼓手。也许一开始的沉默就注定了最后的沦陷。无声的眼角与眉梢,让人难以捉摸却耐人寻味。樱花开的季节,北方干燥,南方湿冷。两种分别,注定是无法团聚的。

明说,六月的时候会去一趟西安。我说你比我还舍不得那城啊。他说,去拍一组照片,为那座,也为自己的青春留下最后的纪念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0时34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好想也看看那美丽的樱花
Posted by 珊瑚() at   2010-04-18 21:04:02


梦想之所以为梦想 正是因为无法实现
回忆之所以为回忆 也是因为无法回去
Posted by 稻草人z() at   2010-04-18 18:43:35


很好。
Posted by roberto() at   2010-04-17 15:37:40


梦想之所以为梦想 正是因为无法实现
回忆之所以为回忆 也是因为无法回去
Posted by A.J.(http://slovenly.blogbus.com) at   2010-04-17 08:28:44


说实话写的很暧昧,恕我不解风情理解不当。

不过氛围写的真的很好,搞得我忍不住想把今年的计划里也加入个西安。

虽然今年只想去腾冲。
Posted by 青木(http://sth-new.blogbus.com/) at   2010-04-16 09:27:35


看不懂 啊
Posted by 豆子() at   2010-04-15 21:13:19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