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五香排骨汤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一路  >>

《一种结束》

  

   >>>那日夕阳的余辉,一场盛大的谢幕。

        很早起床去买火车票,排了很长的队,才买到一张3号晚上离开这个城市的票。然后坐上公交车,去市区溜达。已经很习惯在这个城市里胡乱地走。没有买到擦相机镜头的纸,也没有洗成相机,还惹了一大堆气。一个相馆的女人,我问她有没有卖擦镜头的纸,没得卖也就算了,还说了一大堆什么我们店里几万块的相机镜头都不擦,你这个相机还擦什么擦。我当时很生气,但是我没有骂她。要是从前,我非回骂她不可。最讨厌这样女人,我找不到词语形容她。很可恶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城市的法国梧桐开始变黄,这是我看了SAM的叶子后才注意到这个城市里的法国梧桐,很久没有独自上街,最多也只是到离家最近的一个网吧上网,根本不用到市区中心。这个城市今天才开始是冬天,从十二月到明年的二月,一直都是冬天。

        剪了头发,是去一条老街道的一家很小很简陋的小理发店剪的。是我一直都去的那家理发店,很喜欢那里的理发师,和他相处在小小的理发店里,可以不用刻意找话题,他为我剪头发,我付给他钱。今天去的时候,他在忙着给别人剪头发,一个中年女人,很挑剔地对着镜子里的他说,我这里剪太短了,那里太薄了。我默默地在看黑白电视机里的一个译制片。然后那个挑剔的女人走后,他招呼我洗头,他用左手试了水温,然后轻轻地给我洗头,他的指腹很轻地触碰着我的头皮,然后他问我剪什么样的发型,我看了下镜子中的自己,告诉他剪短剪薄就可以了。然后我们一直静默,直到我付给他钱,他说了句再见。那句再见来得很轻,轻得我几乎听不见。不知道是不是还可以见面,或许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见面,我一直都只是把他当作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他站在马路边的阳光里,他比我高。我是去向他道别的。我怕这两天会很匆忙,以至于忘记和他道别。他穿得很少,他说他感冒了,最近心脏有很强烈针刺的感觉,一阵阵。他说,等过段时间,身体好点的时候就把手术做了,不想再拖了。他要我好好的找个工作,不要老是胡思乱想。他的朋友来找他,他说是一个网友,我替他开心。最后,我道了声我必须走了,我要步行回家。我转身,沿着街道的一个个橱窗,缓慢地走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16时06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你最近拍的天空都很华丽呢,呵呵!

我也去修了头发,出奇的快,不知道有没有5分钟呢,自己也难以相信,等了近一个小时却只要5分钟搞定,现在的人真讲速度!
Posted by zoe5196() at   2004-12-06 16:02:38


照片很有特色哦,仿佛是佛光一样:》。

还有哦,我也会经常养成一种习惯,不想变更。大学的四年中,我每次理发都是去西北楼的一家小店,洗剪吹每次都是一个女孩子做的。走进店铺,只需要静静的坐着,长久以来的默契,很舒心。




Posted by 旭() at   2004-12-04 21:45:02


我现在还在家呢。今天晚上的火车哦。

早上起来心脏疼了一个早上,现在还是疼的。不知道怎么回事。我不会死了吧。
Posted by 阿平() at   2004-12-03 09:15:14


对了。现在应该在车上了。`

一路顺风啊`。
Posted by Roberto!(http://www.blogcn.com/user19/blue_112/index.html) at   2004-12-03 04:07:02


没有买到擦相机镜头的纸就不生气了。

西安应该可以买到的。学校的梧桐叶快掉完了/有些东西也要忘记了。自己也该去理发了。同学们说我理的头发越来越难看。有点郁闷。呵呵/
Posted by Roberto!(http://www.blogcn.com/user19/blue_112/index.html) at   2004-12-03 03:13:03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