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心简如素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立秋  >>

《那些事,这些人》

我说,我的脑子里的病变会让我的记忆在慢慢地减退。直到最后,我谁也记不得,什么事也想不起。

于是我反复地提醒自己要记住那些生命中出现过的人,和发生过的事。无论是欢笑还是悲哀,是沉默的结束还是无果而终。很多事我都不晓得了,很多人呢?我在尽力地记着。

记忆里的公园已经被拆去,古老的冰厅也不复存在,充斥着幻想的老百货大楼不晓得还有谁记得起。那个夏天我们都各自奔了东西,操场变得空荡荡,篮球架下没有你的身影,大树下的秋千孤独地等待着下一个孩子。那个夏天的蝉叫得特别悲哀,似乎要把所有力气都在那个夏天磨损。也许,记忆里的那个夏天,你就在那个白花花的阳光下,明晃晃的水泥马路上。回过头对我微笑,阳光刺眼。你眯着眼,额头的汗水濡湿了你的短发。已经记不清你穿的衣服。应该是白色T恤和蓝色的牛仔裤。那个夏天,香港刚刚回归。

有这样一个孤独的孩子,沿着操场的跑道一直奔跑。最后他摔了一跤,跌倒在煤渣跑道上。他开始哭泣。没有人注意到他。那个午后,天气闷热。不久,便开始下起雷阵雨。他躲进空大的老式体育馆里,有几个男生在打篮球。他远远地看着。膝盖在流血。男孩抚摩着自己的唇。似乎他的味道还在。然后眼泪就掉下来。

雨还没停的时候,打篮球的男生就走了,他们奔跑在细雨中。其中一个高大的男生回过头来看他,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。他停了下来,转过身。男孩突然间觉得他就是他。只是那感觉就是青春中的酸涩,一口咬去,那酸涩感直抵人心。酸得眼泪都流下来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1时06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真美 和你的名字一样
Posted by pat() at   2009-08-11 19:15:15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