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再见,时光。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也许  >>

《何处》

最近总是和一位出家师父说起西安,说起终南山来。当然,谈话最多的话题,还是关于终南山里的那些茅蓬的。

她刚从西安回来,在一个茅蓬住了几天。她说,那些选择归隐的人独自住在山里的茅蓬里,吃简单的食物,潜心修行。他们的饭菜不需要味精和糖来调味,有的人甚至连食盐都已经不依赖。他们有时也喝茶。其实喝茶是有利于修行的一种饮品,让人心生平静,让人平息欲望。我所认识的这位僧人,和几位友人,去拜访隐居者的时候,带去了他们今年刚刚做好的武夷岩茶。茶叶是他们自己采摘制作的。可能在制作的工艺上不及其他制茶的大师,但是那份情谊是厚重的。

她回武夷山的时候,朋友们都分道扬镳了。因为同行的除了另外一位是僧人外,其他的是两位居士,已经回到他们的工作生活的城市去了。而那位僧人,却选择留在了终南山。她说,他在终南山有属于自己的茅蓬。曾经在那个茅蓬住了三年。如今他有又回到那里去。不知明年做茶的季节,是否还会回来。这样来来回回,何处才是故地,何处才有故人。已经不再重要了。行脚的僧人,如风行的云水。

我的那位朋友刚出家不久。她从小娇生惯养,出了家后,仍有一些俗家的习性未曾改变。但是感觉得出来,她在渐渐地努力改变。可是出家的路并不比俗家人的路好走。于是她有点退缩,有点难过。于是她也想去终南山的茅蓬里住上一段时日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06时59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