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假面的夜晚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或许一切都是命  >>

《天涯何处无芳草》

  

宋代的陶罐。来自黑市的盗墓者手中,脱了些许釉,便也不值几个钱了。于是拿来随手种上几株小草。摆在茶桌上,便也增添了茶趣。

南来北往的旅人,就座喝茶的;行色匆匆的,满怀报复的,身负包袱的人看见了无不觉得这小草长得飘逸脱俗,多了些许禅韵。

一个是过去的老东西,代表着过去,历史,死亡。一个是欣欣向荣的生命,绿色,朝气,滋长。两个东西的结合,互相烘托了彼此。如同在陌路上的你我,我们不曾言语,但是没有你或者是没有我,这路途,想必也是坎坷波折,枯燥乏味。

这草来得实在贫贱,但却因我的无心还是有意,成了坊间追捧的热宠。可是这些心火燎烧的人们又哪里晓得这草的心境,又哪里理解这其中的奥妙。于是许多人效仿,都无果而终。

 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2时06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长得很飘逸的铜钱草~
Posted by guog() at   2009-04-01 20:33:54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