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怀念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放生  >>

《冬至》

我们喝了酒,沿着马路一直走。

天气转变,这个城市开始下起小雪,让我想起了多年前西安的那场雪夜。只是已没有太多的记念,我想,当初的那通电话,可能对于如今的我来说已经是那么地多余,那么地不值得期待。我想你是明白我的,你晓得那时候的我的不成熟,和你的不安定。你经不住诱惑,而我太容易妥协了。

不是吗?当你就这样平静地打电话告诉我说,我们就这样结束吧。我没有做声。我的脚是那么地冰凉,我从雪地里回来,鞋子湿了。我说,那好吧,我先挂电话了,我想去吃一碗沙锅米线。于是当一碗热气腾腾的沙锅米线摆在我的面前的时候,我的眼睛却湿润了。那遥远的所谓的爱情,其实还不如一碗沙锅米线来得温暖而贴切。

几年后我的手机里还保留着你的电话号码。我记得我当初删了你的电话的,不知是什么时候你又鬼使神差地跑进我的通讯录里。只是这几年间,我们都没有再联络。偶尔会接到你发来的短信,一些莫名奇妙地语句。我回电话给你,你说那不是发给我的,是发给你的同事的。只是我的名字和你的同事名字是挨着的,于是经常发错了,发到我这来了。然后我们便没有更多的言语。

你知道我是个倔强的人,是不愿意回头的人。当然,你也是的。当我知道你如今和他还在一起,一直很好。我便知足了。

这几年你和他在上海。应该还是住在赤峰路吧。听说你早换了工作不在延安西路了,我想我还是喜欢那个小小的单元楼的,那里的厨房够大,小区的外面有两个农贸市场,是我最常去的地方。在赤峰路下轻轨,然后回住处的路上有拥挤的小门面,卖凉拌菜和酱鸭。挑选一只鸭子,片了皮肉,剩下架子切成块,加以青椒和西芹,便成了你爱的美味。你不喜欢喧闹的菜市场。你比较喜欢那个德国佬的超市。当然包括你喜欢的24小时便利店。

去奉贤的那个午后,天气非常地冷。我们三个人,你给我拍照,我在堤岸边,逆着光,天空中有大朵的乌云,是那么浓郁化不开的纠结。在回上海的路上,我觉得身体冷得发抖。在辛庄地铁站你和他去买韩国泡菜,我在厕所里吐。我扶着冰凉的墙,看着镜子中的苍白的脸,突然间我想到了什么,我想哭。

后来你没来得及送我离开,你说让他陪我。而如今想想多年前的那场告别其实是那么地仓促。你选择了回避,到后来,我在西安的那个下雪夜才恍然大悟,你当初之所以没有和我告别,只因为你怕伤害,你懦弱,你心虚,还是你还有那么一点爱我?

多年后我仍和你曾经的同学有联系,他告诉我说,你没多久就搬出去了,单独租了房子来住。然后就渐渐地很少和同学往来,换了工作,到很偏很远的新区上班。你胖了许多,市侩了许多,成熟了许多,冷漠了许多,变化了许多。他说,有好几年没有和你好好聊了。

他还问我,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再吃到我做的饭菜。我想了一会,告诉他,也许再也不会了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1时01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从连接的连接的连接到了这,喜欢这样的感觉,于是就做了连接。不介意吧?
Posted by 宝宝全(http://baobaoquan.blogcn.com/index.shtml) at   2009-01-30 22:13:16


为什么我们总是对过去的事念念不忘
 回复 Eclipse 说:
因为我们都放不下
(2009-01-16 22:58:21)

Posted by Eclipse(http://f-sky.blogbus.com/) at   2009-01-01 21:58:29


自己一个人,也可以好好过。
只是在不经意间回首从前,还是让人情不自禁的难过。
Posted by angela(http://dearmysellf.blogbus.com) at   2008-12-25 01:13:27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