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请吃茶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河岸  >>

《有客名安西》

《有客名安西》

文/韦书平

应葭最近痴迷流连于各个博客之间。她自己也有个博客,在她的博客的友情连接里,有一个博客是她最常光顾的。有客名安西。

那个博客设计古朴简洁,纯白色的页面中间一幅沙漠落日的风景,那么悲壮凄凉。背景音乐是一首令人感伤的萧曲。应葭纤细的手指滑动着鼠标,看到图片下方的一篇文字,千把字,语言古朴,淡淡地描述西部大漠的风景,以及对一个叫作夕月的女子的思念。

应葭一页一页地翻动,一篇篇文章看过去,发现写这个博客貌似一个主题博客,专程记录一个爱情故事。但是,这个爱情故事似乎没有时间,没有地点可寻。文字的字里行间透露出淡淡的忧伤和无尽的思念。完全没有写到博客主人安西他自己的生活点滴。那个晚上应葭一口气看完了所有文字,对写这些文字的人却仍觉得是个迷。
   
或许网络便是这样一个可以让人隐藏,又可以让人坦白的地方。应葭想,也许安西他暗恋着夕月,无法对她直诉衷肠。于是只好选择建立一个博客,专门把他对夕月的爱和思念,都用文字来记载。应葭想文字真是个好东西,可以时而晦涩,时而暧昧,时而明朗。安西一定是个文字高手,他给自己建立了一个文字的感伤的场,然后置身其中。一片沙漠,一曲萧歌,几行文字。他最近的一篇文字里写到,“当你说劝君更进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我便知晓我们的爱情是如此地悲凉了。”

应葭正是看了安西这几行文字后,便决定动身去沙漠看看。于是她决定了一场旅行,去甘肃西部。

应葭独自去敦煌莫高窟看壁画,她喜欢那些曾经遗留下来的历史上的记忆。“莫高窟的壁画上,处处可见漫天飞舞的美丽飞天。飞天是侍奉佛陀和帝释天的神,能歌善舞……”前方一个男导游在做景点讲解,应葭跟在他的后面。但是团员似乎是广东人,没有几个人在认真听他的讲解。但是男导游似乎发现应葭的存在。他就继续着他的讲解,应葭继续跟着。

应葭最后一站便是去西出阳关无故人的阳关。阳关城早已荡然无存,只有一座烽燧遗址耸立在土山上,让游人凭吊。而山的南面,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滩,传说以前这沙滩上散布着许多古代的钱币、兵器、装饰品、陶片等古遗物。有很多游人在沙滩里刨来刨去的,在找古遗物。应葭站在高高的土山上,太阳就快要落山了。她看向西方,觉得画面如此熟悉,似乎就是安西的博客上的那幅照片里的风景。

应葭看着绚烂的夕阳,看着看着,眼睛便花了。夕阳中,一个骑马的男子朝她奔来。她躲避不及便滚落土山,昏迷过去。当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骑马的男子怀抱着她。是个古装男子。她眼睛仍旧模糊,看不清他的长相,可是她却似乎清楚地听见这个男子把她唤作夕月。夕月,你好傻。为什么要这样做。男子怀抱着她,应葭觉得腹内绞痛。她似要死了。

劝君更进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请将军喝下这杯酒吧,夕月不待将军喝下,自己便喝了下去。眼角就流出了泪水。将军喝完不曾有事,可是夕月却中毒了。只因夕月在自己的杯里事先放有毒药,她不想嫁给自己不爱的男子,她一心只想将军。可是将军即要出关,我难从父母命另嫁他人,只能出此下策。将军怀抱着夕月,大漠的落日那么绚烂却那么悲凉。

小姐,你终于醒啦。你昏迷好几个小时了。送来医院的路上一直发着高烧,梦呓着。是那个在莫高窟遇见的男导游。我当时候带着游客在古董滩里刨古董呢,发现你站在土坡上看夕阳,我正跑过来和你打招呼呢,却见你倒在了地上。当时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。现在你没事了,也就好了。

男导游说,你别哭啦,现在眼泪越来越珍贵,尤其那些从心底流出来的,堪比天上清泉。对了,你去了月牙泉没有。应葭摇头。他说,那我带你去吧。那月牙泉是沙漠里的眼睛,泉水便是泪水。

应葭回到西安后。把这次旅行写成游记发在她的博客里。她想起了安西。她点击那个博客,打开的页面是一片空白,渐渐地出现一些文字,“夕月,我想你是知道我是爱你的。无论时光如何改变。”渐渐地文字淡淡隐去。再后来页面就无法显示了。

应葭仿佛觉得能理解安西曾经写的那些文字的用意了。他是在寻找夕月,而如今他已完成千百年前没有完成的那场告别,西出阳关了。

 

PS:本文为《爱人》杂志下半月刊2008年12月刊发稿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2时15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