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最近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类似爱情  >>

《水乡温柔何处是家乡》

 

水乡温柔何处是家乡

/韦书平

 

裴琳是在同里住下来的第二天黄昏,路过那间油纸伞铺的。

 

三月的同里乍暖还寒,裴琳在巷陌里兜兜转转,她被这水乡的美所吸引,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,天空开始下起蒙蒙春雨。裴琳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伞,加快回旅馆的脚步。巷子里已经没有来往的游人了,她停下脚步抬头一看,自己来到一家店铺前。没有招牌,小小的铺子,一盏昏黄的灯。墙壁上悬挂着各式做工精美的油纸伞,地上也撑着很多把油纸伞。裴琳被这一把把精美的油纸伞所吸引,却没有发现一个老人在做着伞。

 

他佝偻着身体,身边全是做好的,和没做好的油纸伞。老人停下手中的活,抬头看了看裴琳,可能是年老眼花的缘故,用手把鼻梁上的眼睛抬了抬,顿了一下。便又低头继续手中的活。

 

你来啦,坐吧。老人示意裴琳坐在他身边的小板凳上。裴琳试图问一些关于油纸伞制作的工序等事情,可是老人并没有回答她。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一个手中不停地工作,一个默默地观看。门外的雨下得不紧不慢,青石板泛着油光。裴琳看了一会,便告辞。走到门口,老人叫住她,姑娘,把这伞带上。春雨夜寒,请多保重。裴琳谢过老人,撑着伞消失在雨夜的深巷里。

 

裴琳回到旅馆后得了感冒,一连几天都在床上,昏昏沉沉,时而梦魇,时而清醒。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,吓得旅馆老板娘团团转,一会西药,一会中药地给裴琳奉上。感冒好了的时候,裴琳看见床头的那把油纸伞,便想把雨伞给老人送还。

 

裴琳找了很久才找到那家油纸伞铺。可是大门紧闭,问了隔壁的人才知道,老人前一天去世了。老人没有子女,街坊邻居凑钱把他火化安葬了。裴琳把手中的油纸伞握得那么紧,指关节都生生地疼。裴琳和邻居去收拾老人的遗物的时候,发现了一张黑白旧照片。照片上是个漂亮的姑娘,古老的装扮,背后隐约可以看见几个字,良月一九四三。

 

邻居说,老人曾爱慕着镇里一家有钱人家的小姐。小姐也对他颇有好感,只是无奈家里人的反对,小姐最后嫁到上海去了。听说小姐走的那天下着绵绵的春雨,乌蓬船划呀划,小姐的头上插着一枝鲜艳的杜鹃花。他沿着河边追了很久,手中一把他亲自为小姐做的油指伞未能送到小姐的手中。后来他就一直没有结婚,在小镇上制作油纸伞为生。可是没有多久就解放了,可小姐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姑娘,你和她长得好像。邻居惊奇地说,裴琳仔细地看看照片,真的有几分神似。

 

裴琳从来没有觉得同里有那么潮湿过。连眼眶里都是潮湿的。这样温柔的水乡,却有如此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。雨下得肆意而招摇,破旧的乌蓬船停靠在岸边,空空如也。裴琳撑着伞在同里的街街巷巷反复地穿梭,仿佛这里的一切都那么地熟悉,难道这就是她记忆里前世的家乡。

 

裴琳征求邻居的同意,把老人的油纸伞带回旅馆。老板娘见她带了些老人的遗物回来,不高兴地在她背后指指点点。裴琳觉得老板娘太迷信,便和老板娘争执起来。老板娘最后跟裴琳说,姑娘,不是我嫌弃这些雨伞不好。可是你晓得伐,在你生病的时候,你不断地说着梦话,好象在和谁说着话呢。我照顾你的时候仔细一听,你原来在和长根说着话。长根?长根是谁?喏,就是做油纸伞的老人啊。裴琳有点害怕地坐在床上。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油纸伞,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地反复呢喃着。

 

姑娘,你是不知道。那天晚上你淋了雨感冒了昏倒在油纸伞店门口,是好心的路人知道你住在我家,才送你过来的。裴琳有点不可思议,她不是记得她在油纸伞店借了雨伞么。可是老板娘说长根一个礼拜前就住到医院去了,她又没有带什么油纸伞回来,只是她今天才背那么多回来啊。裴琳越来越迷糊起来,干脆收拾行李带上那些油纸伞回上海。

 

她把油纸伞放在淘宝网上卖,顺便在网络上开了一个小型BBS,寻找良月。一时间参与的人多了起来。一天,署名林良月的人拍下一把鸳鸯荷花油纸伞。裴琳在给林良月的包裹单上署名吴长根。

 

PS:本篇日志图片来自网络。文字转载需注明出处。

 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0时35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你好。
我是AZRS电子杂志的副主编。
很喜欢这个故事。
希望能收在我们的杂志中。
可能会有所修改。请见谅。
联系我请发邮件。
谢谢。
 回复 Noah 说:
请注明作者即可。
(2010-07-06 22:52:11)

Posted by Noah(http://hi.baidu.com/n0ah) at   2010-06-30 15:27:39


凄美的故事!
Posted by 飘雪() at   2008-11-08 16:48:30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