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感冒汤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如风亦如水  >>

《之三》

编辑约稿,写了一篇。感觉是前两次的风格的延续,从讲故事,到文字里运用的元素都是息息相关的。譬如之一写的是婺源和青花瓷,之二写的是敦煌和关于大漠的一个博客,之三写的是同里和油纸伞。计划再写一篇之四,内容估计是涉及西安和埙。当然,秦腔是必须提及的。下面是之三里的节选,请勿转载。

“……

他佝偻着身体,身边全是做好的,和没做好的油纸伞。老人停下手中的活,抬头看了看裴琳,可能是年老眼花的缘故,用手把鼻梁上的眼镜抬了抬,顿了一下。便又低头继续手中的活。

……

裴琳找了很久才找到那家油纸伞铺。可是大门紧闭,问了隔壁的人才知道,老人前一天去世了。老人没有子女,街坊邻居凑钱把他火化安葬了。裴琳把手中的油纸伞握得那么紧,指关节都生生地疼。裴琳和邻居去收拾老人的遗物的时候,发现了一张黑白旧照片。照片上是个漂亮的姑娘,古老的装扮,背后隐约可以看见几个字,良月一九四三。

……

裴琳从来没有觉得同里有那么潮湿过。连眼眶里都是潮湿的。这样温柔的水乡,却有如此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。雨下得肆意而招摇,破旧的乌蓬船停靠在岸边,空空如也。裴琳撑着伞在同里的街街巷巷反复地穿梭,仿佛这里的一切都那么地熟悉,难道这就是她记忆里前世的家乡。

……

姑娘,你是不知道。那天晚上你淋了雨感冒了昏倒在油纸伞店门口,是好心的路人知道你住在我家,才送你过来的。裴琳有点不可思议,她不是记得她在油纸伞店借了雨伞么。可是老板娘说长根一个礼拜前就住到医院去了,她又没有带什么油纸伞回来,只是她今天才背那么多回来啊。裴琳越来越迷糊起来,干脆收拾行李带上那些油纸伞回上海。

……”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3时21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阿平,眼镜的镜,你打岐义了 提醒一下 :)
 回复 小7 说:
已修改。谢谢提醒。
(2008-10-18 21:56:38)

Posted by 小7() at   2008-10-15 08:26:58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