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之鱼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感冒汤  >>

《重阳》

在屋外的墙根有一丛苦菜,茂盛的时候采摘来用开水烫了清炒或者煮羹都是不错的选择。采了又会生长,周而复始,一丛野生的苦菜,便也给我们带来了些许安慰。

我在逗猫的时候,发现这丛苦菜开花了。花朵团簇,洁白细小的花朵,朴实无华。在天气开始萧瑟的时候,这花无疑是荼蘼。记得有位朋友曾告诉我说,五月的刺花便是荼蘼。那是类似野生蔷薇的花朵,白色,有蔷薇的气息。在西安我见过一次,在家乡的山谷里也有遇到过。很顽强地爬满整片岩石,花盛开得象盛大的演出,如此繁盛。可是花落败的时候却让人心生惋惜,如此荒芜。

重阳适合登高。娟曾带我去她家乡的一座山,如今已经忘记了山的名字。只是记得在山顶上,可以看见脚下平坦的渭河平原,以及星星点点的农庄。那是03年的秋天,我们在陕西的一个农村。下山得太迟,走得天都黑了,我们没有手电,天上没有月光,我们摸黑地在田野里的马路上行走。有农民还在收拾晒在地上的玉米,有拖拉机迎面开过来。

我们唱着歌,抵达小镇,已经没有回县城的班车。我们企图包车回县城,一时半会联系不上。最后遇见好心的邮局司机。他来小镇取邮件,我们就坐在他的车箱里,身边是大包小包的邮包。同行的人都在发短信,那段时间我没有用手机,有整整的一年的时间,拒绝用手机。娟在和司机用方言沟通,我只能稍微地听懂几句。我把外套拉紧,看着车外黑压压的田野。

至今还在怀念娟的母亲给我们准备的排骨火锅,以及新鲜的菊花菜。我是南方人,却尤其地喜欢大葱和土豆。那时候北方很冷了,我们聊得很迟,然后各自回房睡觉。娟的母亲给我准备的床铺干净而温暖,棉被自家种的棉花制作的,面料是传统的花布和棉。屋子里堆砌了采摘下来的八角,整个屋子里都是这样的气息。深夜的时候有点冷。我把包里的厚衣服拿出来覆盖在被子上,把头也用衣服包住,只剩下眼睛和鼻子。脚开始抽筋地疼,那个晚上我失眠了。

事到如今我已想不起来那个北方夜晚失眠的原因是什么。是因为白天累得脚抽了筋,还是因为第二天我们约好去看黄河。我想可能是因为陌生的环境所致。这是长期以来不曾改变的习惯。

这样执迷某种习惯并不是一件好事。曾经的朋友如今呢?这个重阳之夜,想想曾经的少年们,我想在西安的娟也会有和我一样的感慨吧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1时08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总是自己的家里更温暖些,呵呵
 回复 hoo 说:
自己的床乱糟糟的。床头,地上全是书。
(2008-10-11 22:50:55)

Posted by hoo(http://hoo-twister.blogbus.com/) at   2008-10-08 21:27:57


重阳过了,就入冬了吧。这样的季节总会想起些什么。
 回复 望川 说:
寒冷的季节需要拥抱。
(2008-10-11 22:49:49)

Posted by 望川(http://linjiexiaochuang.blogcn.com/index.shtml) at   2008-10-08 12:11:11


记忆里的总忘不掉啊!
 回复 飘雪 说:
的确如此。
(2008-10-11 22:49:22)

Posted by 飘雪() at   2008-10-08 11:08:58


感觉很好
 回复 hc 说:
:)
(2008-10-11 22:48:57)

Posted by hc() at   2008-10-08 09:54:05


我的同学结婚的结婚,消失的消失。面对生活,我都开始茫然起来了。
 回复 summer 说:
生活如此茫然。
(2008-10-11 22:48:33)

Posted by summer() at   2008-10-07 21:48:47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