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彼岸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关于  >>

《南方》

明去了南方。在广州。那个城市应该是不安的,他乡的言语应该让他陌生与生疏。他不曾体会过如此明显的异地情怀。哪怕当初在西安,也有些许淡定与从容。

我不曾去过广州,亦不对那城抱有幻想。曾有个电台的朋友目前在广州,两年前邀请我去广州,与他同住,一同发展。但是我离不开,家乡有太多牵挂,我是无法远行的。于是回绝,安心在这个城市生活。这样也好。他曾做一档午夜的电台节目,独自对着生冷的播音室广播,我曾作为他的嘉宾。记得那期节目是关于安妮的,关于麦田和一些青春的纪事,当然也包括写作。隔得那么远,我们的声音交融,安慰午夜孤独的灵魂。是那么简单的倾诉,一场告别而已。

记得南方是有海的,有龙眼和荔枝,有鱼类的菜肴,有身材黝黑却温柔的男子,有高低矮矮的村庄,无尽的田野和在阳光的照射下白花花的水泥马路。有时候对某地的眷恋是一丝一缕的。没有太多,偶尔点拨,却记忆犹新。

摩托车的风,你的气息,你说的话语。我们仓促的告别,曾经的相聚,永远的离别,转眼恍若隔世。02年的冬天,你对我说的每句言语,以及那个冬天你从南方来看我。03年我去看你,转好几趟车,耳中的CD,炎热的旅程。你骑摩托带我去小学校,学校放假了,大门紧闭,可以看见空荡荡的教学楼和操场。有热带的高大的植物,我不晓得它的名字,我的眼睛湿润了,看着那些高大的树木,觉得眼神恍惚。我想,是我该离开了。于是我离开。我知道那时候的离开是我的任性,可是这样一来,我们便也真实面对了自己。对自己的审视,冷静而执着。现在回头想想,那年南方的夏天,那次旅行,是场告别。

自那以后,便毫无你的音训。有几次再次去南方,总会想起你,想起你请我去吃海鲜,吃到一半,停了电。服务员点了蜡烛,我一抬头,便看见昏黄的灯光里你的笑脸。而如今,你又在对谁微笑,给谁亲吻,把谁拥抱?

你说,这类人都是喜欢王菲的。我想是的。一个人走走停停地去了那些城市,背包里总有王菲的CD。一些老歌,百听不厌。笔记本里记录一些点点滴滴,在火车站,在海边,在果园,在餐馆,在你的阳台。

西安初冬的早晨,我在你的房间醒来,看见窗外是个寂寥的日子,高大的泡桐树那么孤独。你还在熟睡,我在阳台,空气有点冷,我穿一件大T恤,拿起相机,拍下了那棵孤独的泡桐。那时候的南方应该还是明媚的,无论你在身旁与否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2时33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清醒的,某种时刻。

密云
 回复 7 说:
那些关于记忆的东西都是很隐私的。
(2008-09-22 07:13:43)

Posted by 7() at   2008-09-21 16:54:08


果然,我是喜欢王菲的
好文章,却弥漫着忧郁,看的让人低落
希望你多一些快乐,呵呵
 回复 hoo 说:
正如那个导演在他的电影片头这样写到: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。
(2008-09-22 07:13:03)

Posted by hoo(http://hoo-twister.blogbus.com/) at   2008-09-21 12:30:20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