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雨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赏梅  >>

《如果记忆》

接到你的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吃小颗的榛子。可以感觉到你那里的寒冷,你拿着手机在大街上一边走,一边大口地喘着气。我问你如今的工作,可以感觉到你腼腆的容颜。你离开了那么远,远到我都忘记你了。你说,自从你和她分开之后,需要时间和距离来疗伤。于是选择把自己流放,流放到曾经都不曾出现过我们的生命里的地方。你笑笑地说,过段时间给我寄些大枣。我说,你回来吧。逃避只会让自己受伤。

曾经某人亦是倔强地认为自己是可以抗住一切的。当那个深夜你在大雪纷飞的谋生街头,你当下的无助在你的生命里无法抹灭。于是你挂了电话,大步地走在雪地里。你选择了逃避,天真并且执着地认为自己能忘记。其实不然。虽不曾刻骨,却已铭心。于是你离开了方城。带着满满的遗憾,如同被驱逐的旅人,虽有不舍,却也非走不可。

于是你一个人旅行,试图寻找生命中的某些解答。兜兜转转地走了些地方,你明白你的感受是如此地微不足道。而那些所谓的解答,其实早在你的脑海里浮现。只是你悄悄地隐去,不愿意接受。你只是害怕那些伤害,如同一只迷途的候鸟,等带你的只有孤独与死亡。

最近一段日子,搬了新的寓所,有了新的喜好与执着。很想试图在这里写点什么。却已经不晓得可以说点什么。那些曾经在这里出现的人和文字,都是那么地可爱清晰。虽然他们也将淹没在网络的海洋里。于是我想那些悄悄地来这里观望的人,我想告诉你们,其实我也经常悄悄地来,试图呢喃几句。却不发言语。于是只能悻悻然地离去。

最近的几年,在学习武夷岩茶的知识,包括冲泡和审评。偶尔练习毛笔字,试图让自己的心更加安静下来。连我自己也都觉得自己变了。当内心下了某个决定的时候,已经明白,这一刻都将成为记忆。如果记忆不能储存,那就让它在这里沉淀。总会遇见懂的人,看了这样的文字,会有些许苟同罢了。

图:南方某地的日落。2010年11月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1时59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