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《如一场烟火》 ⑤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K242/243  >>

《《如一场烟火》 ⑥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№:6

    孩子出生在秋天,我给他取名就正秋。正好是秋天,很有诗意的名字。是个男孩。可爱的肥胖的小男孩。我开始独自喂养他。孩子的父亲已经离开了我们,并且永远。真的不知道。可以说那是个意外。但是我坚信,那个孩子一定是他的,于是我就坚定的要把他生下来。现在看看还真的很象他。
  
    他,易生。一个做生意的男人。他很普通,他对我很好。我没有告诉过他我的任何事情,我没有告诉过他,他也没有追问过我。直到我们发展到谈婚论嫁的时候,我退却了。我没有办法解释我的父母,父亲在我四岁的时候死了,母亲疯了,在疯人院里。如果那样的话,他的父母一定不答应的。在未城这个世俗的城市里,门当户对还是很讲究的。然后我们背着他的父母,我们同居了,有属于自己的家。我们相处得很好。一直相敬如宾。他也象我所希望的男人一样,为我挡风遮雨。直到他的父母发现了我们同居。闹到我们的家。

     他被父母强迫回家,我被赶出那个家。我背着简单的行囊继续流浪。在找工作的时候,我遇见了琼,她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出现。她象我的保护神。在我最需要求助的时候她就会出现。现在的她是酒吧的老板娘。我很羡慕她总是能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。她看到在街头游走的我的落魄。她叫住了我。把我拥在怀里。她再一次的哭了。得知我和易生的事。她没有多说什么,亦象当初关于我堕掉我和誉东的孩子一样。她也没有说什么。她只是紧紧的拥住我哭泣。我没有哭。她似乎代替我在哭。

     我在她的酒吧里待了下来。接下来,我认识了另一个男子。独具魅力的男子,凯。他当初和我发生关系是为了我的身体,后来说是想要我的心。我没有答应。对于他,我只能当他是易生或者是誉东的替代。可以这样说。和他作爱,我闭上眼睛想到的是易生和誉东的相貌。他向我求过婚,要我嫁给他。说实话,当我看到他拿出来的钻石戒指的时候,我真的有点感动了,我的意志有点动摇了。后来,我离开了琼的酒吧。就象当初琼离开我的床铺,离开我的房间一样,俏无声息。

    琼,是最了解我的人。她一定知道我离开的原因。但是她没有去猜测,去怀疑。她向来都是最了解我的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0时56分 引 用 (1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这个是我最近写的小说....


只写几个小时就写好了.....




构思是坐火车回西安的时候想到的...




一下火车就把它写出来了...
Posted by 阿平(http://where.blogbus.com/) at   2004-05-13 20:50:43


失落和痛苦


双重的打击


能够在瞬间


陨落星星心
Posted by 心博角斗士() at   2004-05-13 19:31:59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