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《如一场烟火》 ②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《如一场烟火》 ⑥  >>

《《如一场烟火》 ⑤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№:5

    薇被噩梦迷蔑了心志。在那场噩梦之后,她再也不愿意提级任何关于他到未城的事故,在她开始了新的生活之后。她的记忆似乎又有了新的开始,她总是这样的坚强。不掉一滴眼泪。只身一个女子在陌生的未城,种种的人情事故,她学会了保护自己。

    她的那个好姐妹,琼。自从那次帮助薇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失去了音训。直到最近她找到了薇。她坐在薇的对面,在这个高雅的咖啡馆里,只有想现在的琼才配得上出现。而薇只是个普通的售货员。岁月渐渐的老去。高档化妆品弥补了生理的缺陷。当初他们一起抹低劣的口红,穿高跟鞋接客的情形,是这样的历历在目。而如今,改变了各自的外表,却改变不了热切的心。

    那晚,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在我狭窄的床上,我们彼此那么的热切。她说,薇,我爱你,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。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被迫去面对那些恶心的男人吗?每次我们都抱在一起痛哭,后来呢?我们都没有哭过。薇,我回到了过去,我没有男人我根本活不下去,我需要男人,所以我继续和一个个陌生的男人交往,我需要他们的钱,我从不奢望他们的爱。琼哭了,这次我最后一次看到她哭。我紧紧的从后面拥抱住她,她身上有高档香水的气味。这些年,她过得一定很辛酸,虽然她的生活很富足。

   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琼已经悄悄的离开。她没有留下任何东西。除了钱,一大笔的钱,她知道我很需要它。我把他们装在盒子里。放在衣柜里。依稀记得母亲就是把爸爸赚来的钱用盒子装着,然后放到衣柜里的。那是家里最安全的的地方,比自己的床还要安全。于是我习惯了母亲的作风,多年来未曾改变。

    在姨妈家的那十年里,姨妈一直都有母亲的影子,一个为了爱一个男人,死心塌地的女子。是这样的坚贞,对于爱情,对于生活。她从来都不曾放弃过。直到姨父把我的童贞毁掉的那时候起,我都不曾对他们有什么埋怨。我是个相信宿命的女子。于是我离开了家。离开了辉城,去了陌生的未城。而如今,我又要回到辉城,回到这个我不愿意回来的地方。

    得知母亲逝世的消息。是表弟告诉我的,他在未城上大学。后来在给姨妈去信的同时,知道了表弟在未城,本来以为那信他们是收不到了。突然觉得好象有亲人在远方。于是就试着写了这么一封信给姨妈。后来收到他们的回信。才得知表弟悍轩在未城读大学。小我五岁的表弟对我一直很好,他把我当着亲姐姐。如今回辉城,是因为母亲的逝世,在疯人院里逝世的母亲,在我赶到辉城的时候,已经收敛入棺了。我未能见到母亲一面,我没有哭。对于死去的父亲我没有哭,是因为当时的我,还不知道感情是怎么一回事。而如今,母亲的死去,我却因为已经没有泪,而哭不出来。心里是难受的。母亲爱那个男子一辈子,也等了他一辈子。而疯掉的她又何尝会知道自己等的是一个早已经死去的男子呢?又何尝会这样的过完余生呢?

    母亲的葬礼很简单。坟很矮小,按照我的意愿,我把母亲安葬在父亲的坟的旁边,这样他们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。并且永远的在一起了。在母亲的坟前烧掉最后的一把纸钱之后,我起身离开。没有回头。正如同当初我离开母亲的房间,离开辉城一样,没有回头。

    姨妈苍老了许多,姨父也老了许多。岁月的痕迹再也无法掩饰,他们都即将老去。姨妈安慰我之后,我没有住在姨妈家。姨妈没有问我原因。大概只有姨父知晓。我知道他的内心一定很内疚。对于他曾对我做过的事情。他肯定很内疚。我没有怪他,我真的没有恨他,我只当那晚是个还夙。仅仅是对他曾对我的关照的一次肉体上的直接的偿还。是那么的直截了当。

    我并没有马上离开辉城,关于我腹中的胎儿,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姨妈解释。其实也不必做任何的解释。因为腹中的胎儿是属于我的生命的一部分。我已经戒掉了香烟和酒。我开始多吃水果。我搬回姨妈家中。等待新的生命的降临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0时56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