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《如一场烟火》 ①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《如一场烟火》 ⑤  >>

《《如一场烟火》 ②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№:2

    到达未城的时候正是暮色降临时分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寻找可以谋生的事情。我在一家小餐馆里做了服务员。说是服务员,那时候我只能洗碗和洗菜扫地,但是能有个栖身之所,能有口饭吃我已经足够了。于是我开始了长达两年的洗碗扫地的生活。我觉得很好。在未城,没有人问我的过去,我也从不和人提我的过去和亲人。过年过节,我都在小餐馆里。老板娘人很好,过年的时候邀请我一起过。曾一度的让我觉得这是在未城里的一个家。

   家,曾经四岁的之前,在爸爸还没有死去的时候,在母亲还没有疯掉之前,我还是有个温暖的家的。虽然那时候我并不懂得家具体是什么概念,也没有那么深的思想去考虑揣摩家到底是什么。后来在那十年当中,我也有个家。虽然是寄人篱下,但是还是有家的感觉,似乎有母爱和父爱。
   
   在我要离开辉城的那个白天,我去疯人院看了母亲,她坐在床上,头发凌乱,怀里抱着死去的爸爸的衣服不肯放,说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。我走上前,坐在母亲面前,我向她诉说了那个三十多岁男人把我的第一次夺去的事。并告诉她我要离开辉城,我哭了。母亲木然的眼神直盯盯的盯着前方窗外。我起身,帮母亲梳了个漂亮的头发,并戴上给她新买的发簪。于是我转身离开,我没有回头,正如同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不再回到辉城一样,我头都没回的走了。并且一走就是十二年。

    火车还在前行。依稀可以看见的有星火点点的村庄。我喜欢那样的村庄,至少可以感觉他们真实的存在。虽然看不见炊烟,但是可以感觉到有一家家的人在围着圆桌吃饭的情形,想到这里我哭了,却没有泪。我继续喝水,似乎要把十二年前流过的泪水都要弥补过来。自从那夜我哭了整夜之后,离开辉城到未城的这些年来,我都没有哭过,没有人值得我去哭,也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哭,我开始变得无比的坚强,我深信,只有自己才可以保护自己。于是我放弃了哭泣,可是现在,我看到忽明忽暗的灯火的时候,我却有掉眼泪的冲动,多少年了。是啊。真的好多年了。

    在未城的小餐馆里有我的工作,有我爱的老板娘。有一起工作认识的好姐妹。但是好景不长,两年后,由于老板在生意场上的失利,小餐馆被变卖掉。我和好姐妹们都被新的老板开除掉了,我们成了未城里的无业游民。我们开始了流浪。似乎一开始我们就是属于流浪的队伍的。于是姐妹们都找到了新的工作,我也有了新的工作。一个男人,把我介绍到了发廊上班。说是出门在外。学门手艺走到那里都不会找不饭吃。于是我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的话深信不疑,就象当初我深信我一个人在未城可以活下去一样。可是那里知道,我被骗了。他把我关了起来,强迫我和他发生肉体上的关系,我不愿意,就对我拳打脚踢,最后,在我遍体鳞伤的时候,我同意了他的要求,我和他发生了关系,不止一次。我很痛苦。想死。却总是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去。于是我活了下来。可是活下来了又能怎样?我被他们拿来做赚钱的工具,一个个痛苦的夜晚,不同的男人,在我的身上,留下不同的气味,却有同样的创伤。痛苦的生活最终还是要结束的,一年后,公安就把他们抓了起来。我和几个同样受迫害的姐妹从新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   
    我和她们凑了点钱,开了间小餐馆。名字很简单。叫作“未来餐馆”。我们都希望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,在未城里。我们是流浪者,我们没有家。所以我们在试图寻找自己的家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0时48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