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From Patrick's Eyes.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暧昧  >>

《双生花》

]这是一篇我写的短篇小说,要发表的是另外一个版本.[

又见柳言

这是十月上海的天气,晴朗。午后的阳光透过枝叶繁茂的香樟树,照在地上,留下斑驳的光影。阳光变得支离破碎,就像过往的记忆,沉积多年,有的仍依稀的记得,而有的却似永久遗忘了。苏晴扬坐在咖啡馆里等待柳言的到来。她对十五年后的再次见面,紧张万分。她对自己说,苏晴扬,你不正是等待这一天吗?

柳言早已不是十五年前的毛头小子,高大俊朗的外表,简单朴素的棉衬衣。他在门口停住,打量了一下四周,径自地朝她走去。柳言坐在她的面前,观望了她很久,缓缓地说道。这十五年来,你还好吗?怎么就你一个人来,晴扬呢?

晴扬她不在上海。十五年前你离开南京去了国外,她也离开南京了,十五年来她有和我联系过,但是没有告诉我,她在哪里。她喝了一口浓浓苦涩的培根咖啡,隐没心中小小的波动。至今,我都不知道她在哪里。http://where.blogbus.com/files/1130245633.jpg不过,她过得很好。十五年前柳言总是能一眼认出谁是晴扬,而谁又是未慧。只是没有想到,十五年后的再次重逢,对柳言来说,他所面对的只是未慧,却不见了晴扬。

柳言留在了上海,他的工作如鱼得水。爱情,他有未慧。从未慧口中得知,晴扬如今过得很好,有个男友叫作应直。十五年前,晴扬亦是喜欢他的。只是面对双生儿的晴扬和未慧,本以为自己只喜欢未慧的,可是他有一个秘密藏在心底,他爱未慧,亦爱晴扬。只是十五年了,他从未见过晴扬,仿若消失了一般。她们是双生儿,未慧什么样,晴扬亦是什么模样。如今面对未慧,他的心里亦是坦然的。或许晴扬她这么做是为了成全他和未慧。

既然晴扬不愿意我们找到她,她是想要我们忘记她。那我们就应该快快乐乐地生活,不要再去想她,我们只要默默地祝福她便好。你还有我不是吗?柳言亲吻着未慧,抚摸着她纤细的身体。他失去了晴扬,不想再失去未慧。未慧,我们结婚吧?

未慧错愕地抬头看着柳言,柳言不明其然地问她。怎么了?不愿意嫁给我吗?我爱你了十五年,你也等了我十五年。我们结婚吧。

未慧推开了柳言,转身躲避柳言的视线。柳言,我爱你。但是结婚……我想过段时间再说,好吗?未慧似乎有所顾虑,柳言也便把结婚的想法做了耽搁,便不再强求未慧。只要相爱便好,一切都随未慧的意思。

未慧?晴扬?

上海湿冷的冬天,今年似乎来得特别的早。柳言一直很纳闷,就算未慧不答应他的求婚,可是为什么连他同居的请求都拒绝了呢?这似乎和记忆里的未慧的性格有点不符。记忆里的未慧总是乖巧听话,跟在他的后头,心境如她的眸子,清澈见底。而如今的未慧似乎像个封闭的铁盒,不让一点光线透进,似乎铁盒里有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或许这十五年来实在改变了太多。他不动声息地出国;晴扬的一去不回,同样选择消失。这或许对未慧的打击实在太大,她变了,变得不爱说话,变得心机重重,变得忧伤而憔悴,她变得越来越像她的姐姐晴扬了。

柳言,晴扬昨晚又打电话给我了。她没有说话,我知道是她,我可以感觉得到她。http://where.blogbus.com/files/1130245604.jpg她似乎还爱着你,她的身边一直都有应直。可是她还是忘记不了你。柳言,我不要她回来找你,你是我的。柳言从未见过未慧这样惶恐不安过。

未慧,别傻了。她不是离开了十五年了么?这十五年来她都没回来,如今来找我们,我们应当高兴啊。柳言心里其实是想见晴扬一面的,只是无奈回国半年了,仍无晴扬一点消息。

不,柳言。她爱你,她和我一样爱着你。她嫉妒我们如今的爱情,她不是我的姐姐,她是可恶的女人。未慧在柳言的面前变得疯狂起来,她的情绪在一瞬间内崩溃。柳言安抚未慧后,递给她一颗苹果,未慧拿起像老鼠一样小口地肯咬着。晴扬?!记忆里,小时候晴扬便是这样吃苹果的。为什么如今的未慧会有当年晴扬的举动?莫非她不是未慧,而是晴扬。还是她是未慧,变成了晴扬?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柳言细心地观察。在他面前出现的未慧有太多晴扬的影子,脾气,性格,小动作和习惯。为什么晴扬就不愿意见柳言一面?其实柳言是想找到晴扬的,因为当年他欠晴扬的太多。只是为什么如今晴扬就不给他一个机会呢?柳言越发觉得事情的蹊跷,十五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整个疑问都在柳言的心底盘旋着,她到底是未慧?还是晴扬?


日记

一直以来柳言一心只想解开心底的疑虑,于是他想尽办法想多了解一下他面前的未慧。柳言用从未慧那里悄悄复制来的钥匙打开未慧房子的门。他走进未慧的房间,观望四周,一面大镜子占据了半面墙,让他觉得不自在,似镜子里的自己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。未慧不在,他快速地翻找着未慧的东西。在床头柜的抽屉里,他找到了她的日记本。令他惊讶的却是日记本里的内容……

x年x月
未慧,你知道吗?我今天见到柳言了。十五年后,他变得英俊潇洒,我更加地深爱他。……我把你换成了我,把我换成了你。我有了柳言,而我不想让你再来找我,让应直陪伴着你。你一定很羡慕我和柳言吧。不像十五年前那样,如今他是爱我的。

x年x月
未慧,柳言向我求婚了。我没有答应他,我很开心,但是也很苦恼。若是他一开始就知道我是晴扬,而不是你,那他还会向我求婚吗?我很难过,我必须用你的身份来和他相爱。我知道只要我不告诉他我是晴扬,只要我隐瞒着他一辈子,那我也就可以得到他一辈子。

x年x月
未慧,柳言似乎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了。我很担心他会识破我的谎言,为什么他还是不能心平气和地和我恋爱。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你,是他曾经深爱的你。htthttp://where.blogbus.com/files/1130245568.jpg我知道你嫉妒我和柳言,我不会放手的,我不会让我十五年来的努力白费的!决不!

柳言合上了日记本。他错愕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原来自己的想法一直是对的,她就是晴扬,而非未慧。没有想到她一直隐瞒着自己。是该继续叫她未慧,还是改口叫她晴扬?他很矛盾。可是晴扬为什么要欺骗他呢?而他以前所深爱的那个未慧呢?她现在到底在哪里?柳言离开晴扬的房子,外表平静,装着什么也未发生,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呼喊,他一定要找到他的未慧!

你是晴扬!

柳言编了谎言说他出差。其实他独自回了南京乡下,曾经他们生活的那个村子。村子变化太大了,许多人柳言都认不出来,最后找到了一个老邻居。

老邻居把柳言带到了一方矮矮的坟前,指着这方长满野草的坟说,这就是未慧。十五年前你走之后,她和姐姐在河边玩耍时不慎跌入河水,溺水身亡。后来她的家人举家搬走了,再也没有人回来过。或许这里对他们一家人来说,这里是伤心地啊。老邻居感叹着叨念着,难得你还会回来看看她,这些年来,她一个人在这里实在太孤单寂寞了。柳言一时无法从惊愕中清醒过来。以前深爱的人竟然在他离开后便死了,他亦不知道。他拨开坟前的杂草,清晰地看见墓碑上刻有苏未慧的名字。是她,真的是她。

柳言心情沉重地回到上海。他已确定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晴扬。他本想不再见她,决定就这样算了。可是他最终还是去找了晴扬。晴扬,我知道你是晴扬。在晴扬的房间里,柳言开门见山。

什么?晴扬错愕了一会,惊讶柳言居然叫她晴扬。柳言,我是未慧。你是怎么了?我是你所深爱的未慧啊。

别装了,晴扬。我观察你很久了,你根本就是晴扬。可是我一直都不敢相信,就连看了你的日记后,我都还装着不相信。可是当我去了南京,看到了未慧的坟。我不再相信你是未慧。镶在墙上的大镜子像一张偷窥的脸,把他们的争吵看在眼底。

没错,我就是晴扬!可是你知道吗?我也爱你。未慧已经死了,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以她的身份来爱你?我爱你难道有错吗?晴扬竭尽疯狂地抱住柳言,柳言甩开了她。

你不应该欺骗我!柳言甩了晴扬一个耳光,忿忿地离去。晴扬跌坐在床上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越看越像是未慧在看着她。

未慧!我恨你!我要你死!http://where.blogbus.com/files/1130245652.jpg说完晴扬拿起花瓶朝镜子砸去。镜子和花瓶碎得满地都是,晴扬看着满地无数的碎镜片,似无数个未慧在嘲笑她。未慧,你不是有应直了吗?怎么还要跟我抢柳言?!你让我得不到柳言,你也休想得到!说完便发痴发狂地大笑起来。

殊途同归

柳言忿忿地走在路上,手机响了,是晴扬。按掉,不接。又响,继续按掉。三次之后,一条短讯。柳言,我是爱你的。我连一个死人都争不过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柳言察觉大事不妙,莫非她会自杀?回电话去,一直没人接。柳言赶忙往回跑。

晴扬!晴扬!你干什么要干这种傻事呢?柳言赶到晴扬的住所,发现晴扬倒在地上,左手腕动脉划破了,血不停地往外涌,一地的碎镜片,一地的血。柳言叫了救护车,赶快扎紧了晴扬流血的手腕,抱起她往楼下跑去。晴扬被柳言抱在怀里,伸出右手抚摩柳言的脸颊。要是我能死在你的怀里,我亦算是赢了未慧。说完边晕厥过去。她的意志忽明忽灭,出现一大堆怪异的景象。

晴扬似乎看到当年的未慧,那天她们一起走向河边玩耍。小慧,柳言哥哥喜欢的人是我。他的离开都是因为有你缠着他!两姐妹争吵起来。晴扬一使劲把未慧推倒河里。她看着未慧在挣扎着,渐渐地失去挣扎,沉入河底,而她才放声大喊救命。

姐姐,你杀死了我。我也要杀死你,是你让我不能和柳言在一起,我也要你得不到他。无数个未慧,在镜子里朝晴扬走来,咄咄逼人。最后未慧拿起破碎的镜片,朝晴扬的手腕上割了下去。

晴扬,晴扬。是柳言。晴扬,你知道吗?当年我之所以离开,是因为我发现自己其实不只喜欢未慧,我还喜欢你。只是我无法面对自己真实的情感,我是个贪心的人,无法面对你们姐妹。我只能选择消失。顿时晴扬感觉跌入黑暗,感觉到无比疼痛,不仅是左手的疼痛,心更加的疼痛。

双生花

又是上海十月,郊区一家精神病疗养院。高高的墙虽然把里面的宁静围绕起来,但是阳光却充足地洒在里面每个人的身上。http://where.blogbus.com/files/1130245669.jpg柳言从科室里走出来,他的身边是一名医师。

应医生,晴扬的病情最近如何?柳言看向远处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晴扬,向她的主治医生应直询问病情。

其实若非去年她的病情突然好转,提早出院,到现在应该是会好的。主要还是要靠她自己解开心结。在外面的一年她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只是据现在的情况看来,一时间很难有起色的……

未慧,你瞧,是我们的应直和我们的柳言。

晴扬,你看那花像不像我们?

晴扬自言自语后指向远处的一棵芙蓉花。正直花开时节,花团锦簇,开得灿烂。一枝花分两色,粉红和粉白,每朵都是双生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21时04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TO 西小疯:估计是<爱人>上半月的.具体月份,我自己也不知道.



TO sean1983:目前欢迎你来我这里.等有时间,我再做连接.好么?:)
Posted by 阿平(http://where.blogbus.com) at   2005-10-28 06:59:30


看了你的文字很平实,光阴的岁月雕琢着一个人的思想,不知道我们80年代出生的人怎么定位这存在的一丁点价值。只要自己活过,有一段历史就是最美。

存在着只是为了存在……

不知是否可以作个连接!
Posted by sean1983(http://sean1983.blogbus.com) at   2005-10-27 22:28:51


是要发表到哪本杂志上,我买来去看看好了,看看铅字版的阿平
Posted by 西小疯() at   2005-10-26 23:33:28


定下来发表的是另外一个版本的.:)
Posted by 阿平(http://where.blogbus.com) at   2005-10-26 19:17:15


每看一遍都有新的体会呢!构思很好哦。
Posted by 飞天肥狗狗() at   2005-10-25 21:31:55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