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<  夏日芒花  |  返回首頁  |  写在月末  >>

《片断》

这是我新写的小说的片断。

慕才跟陈可回舟山。他们从上海搭夜晚的轮船,横渡杭州湾口。陈可和慕才站在船头的甲板上抽烟,轮船平稳地在航行,还风很大,很凉。慕才问陈可为什么不坐长途汽车起舟山?或者是飞机?而搭海轮?陈可倚着栏杆,看着无际的深海,整个空间似乎只有手指夹着的那支香烟才有温度。陈可的父亲在十年前,出海后就再也没有回来。这个的大海,似乎传递着父亲的讯息。

在她二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她辞去了工作,决定了一次长途旅行。她在网上查了资料,并在地图上用红字笔画了一条长长的线路。她离开的时候,上海开始下雨。她搭下午离开上海的列车前往古城西安。整夜的列车,她都在听音乐,一首《好心分手》被她反复地听。她关掉了手机,决定一个人安静地旅行。

 

 

西安的城墙,华山的日出,以及古城初冬沁凉的夜晚。她独自走在街头,看陌生的人群,在天桥上长时间地逗留,她买了夜晚离开西安的火车票。前往青海西宁。11月的西宁已经很冷,旅游的淡季。陈可独自去看寒冷的青海湖,四周宁静,寒冷的湖面,天空开始下雪。她冷得直打哆嗦,买了一包劣质香烟,坐在湖畔独自抽了起来。

在青海湖边,她遇见了煜征。陈可把劣质香烟分给煜征抽,两个人坐在下雪的湖畔,看漫天纷飞的雪花和湖面的波涛。煜征告诉陈可,要在春夏来青海湖,就可以看见金黄的油菜花。那时候是青海湖最美的季节。而现在的青海湖,让人觉得寒冷,无法接近,似乎可以忘却生死。让心灵得以涤净尘埃。陈可告诉煜征,她失恋了,想要一个人安静,于是决定一个人远行,想用旅行来为感情疗伤。他们结伴一起同行。他们选择了最寒冷难行的旅途,他们西行,途径德令哈,到甘肃敦煌。千里沙丘被冰雪覆盖,他们在冷风里步行去看冰冻的月牙泉。直到日暮后回来,月光如洗,把白雪覆盖的沙丘照得明恍恍。他们在街面的小面馆里吃热气腾腾的牛肉拉面,抽骆驼香烟。

从敦煌飞回上海。在飞机上,陈可吃了退烧药,一直在沉睡。一觉醒来,看见机窗外面的上海,夜晚的这个城市太过于浮华,让人觉得像海市蜃楼,似乎一转眼,全都化为虚有。

那天夜里,下着春雨的夜里。她留在了慕才的房间里,手机关机。凌晨,慕才熟睡。她独自站在窗口抽烟,看着窗外枝叶繁盛的香樟树。拨打了电话给煜征,告诉他,她在慕才这里。

陈可掐灭烟蒂,对煜征说,我是爱着他,很感谢你陪我度过了那段最寒冷的旅途,谢谢你。

PS:图片翻拍于安妮宝贝的《蔷薇岛屿》。






由  發表于  10时26分 引 用 (0) | 編 輯



*留 言*
你暂时不要再写了,先好好确定一下自己的风格吧。你的文字中别人的影子太重,那不是你的,你愿意这样拾人牙慧,却一直不自知吗?
Posted by 寒塘鹤影() at   2006-03-12 14:26:53


阿平,好久不见了。。还好吗?看过你的所有文章,觉着你的文章是表现生活的一种状态。



朴实的文字总是令人感动的。



有空也来我的BLOG坐坐吧:)
Posted by 沉浮漓眷花海梦(http://chenfulijuanhua.yculblog.com/) at   2005-07-30 03:32:17


*發 表 留 言*


Links  关于作者  VIP用户  2004-2010 BlogBus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RSS  访问统计: